And hear me

请听见我

在这里



And hear me

让我诉说

我的心



「生命中這麼大的轉變,難道還不是注定的?你聽過這句話嗎:先注死,後注生,三百年前訂婚姻。」我變得溫和,「注定我要與聰慧相遇,注定我會在勖家出現。」冥冥中自有主宰。
今天闲时在做亦舒的mark,这段话太贴切现在我的际遇了。冥冥之中的事,是缘是劫,总有一个人会出现。然后再见。


P.S. 《偶遇》·Faye
生活真是一部电影。在心里说别再相见的时候,QQ 音乐随机帮我选择这首背景音乐。很好。


命运若是风
欲望是片云
爱情是场雷雨

必然的偶遇
不计较毁誉
灵魂滋润身躯

甜蜜的妄语
曾生死相许
谁忍心要断句

相逢的露水
让莲叶太累
也就还给烟雨

情死于无趣
爱生于无惧
生死也是结局

沉淀了情绪
升华了情欲
他往哪里去

无妄的多情
不忘也多余
不如不散不聚

相爱无痕迹
相忘的无忧无虑

【心海潮音】

別點亮我熄滅已久的燈火。
我知,所愛隔山海。 

What kind of man?
上海。城隍庙。南翔小笼包。

像是一部老旧电影的开始。
茫茫人海,一面之缘。如果没有同一个目的地,没有排队,没有叫号,我们终究在世界两端探寻各自未来,无法相遇。
只是我与生命中的浪漫和热情隔绝久了,从未对这样邂逅方式抱有任何积极的态度。也许是我没有承接的能力,如同潮水般的情感汹涌而来,淹没我的大脑理智的沟壑。

纵使是烟火,在被点燃的刹那我仍旧感谢你带给我的快乐。

来日方长。


【沉迷文艺的影子】


后来才知道,酒吧里充满了故事。



只是老朋友啊老朋友,我们在瞬间潮汐的人浪中能够长久记得彼此的名字,当初只为兴味相投,倒不是为了买一个叫寂寞及财困的投资基金,十年后回报率以倍数计。


在Glimmar独自喝着莫吉托,面对着墙,上面刷着充满诱惑的紫色。想起曾经有一对朋友带我到这个安静的酒吧,朋友在吧台前和我说,我问过他,他说他心里没有你。那晚,我双眼看见的不是泪,是橘黄色的酒被玻璃杯上的菱格粉碎成闪闪烁烁的金光。


两个人的相交,不可能永远是一条平衡线,总是在时近时远的弧度中,有某段时期相濡以沫,有时两忘于江湖。



世上無絕對,唯有真情流轉。
感謝曾經相遇,和離別的人。

【沉迷文艺的影子】

盛开的花 盛开的伤
盛开的伤是晚秋的霜
把无限放在你手中
永恒在一瞬间收藏


在西湖后花园散步,无意间看见这一朵在深夜暗绿的草丛中兀自绽放的玫瑰,开的热烈又开的孤寂。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首不知道谁写打油诗。那还是初中时候浏览一个姐姐博客上面看到的。瞬间和永恒,莫须有的概念词汇,却让芸芸众生不得解。忘了她写了什么,云里雾里的特别高深看不懂,没觉到这段押韵的句子立马就印刻在心里。那么久了。


#秉烛夜游

家对面的西湖默默地在心里成了自家后花园了,百逛不厌。特别在晚上九点左右,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散场后,留得一片清静,能听见泛舟西湖漾开水波,能看见晓风拂面杨柳依依,能嗅到百草繁花淡淡甘甜。
特别喜欢一个人去湖山滕雪那里的池边喂锦鲤,隐隐约约看见水下一抹金红色扭动,就知道来了,投下一点点鱼食,它在水底尝到甜头,便探出头,不知道用什么通讯手段,没有三五分钟,一群锦鲤便从池底攒动出来,争先恐后,你推我搡,鼓动着嘴,好可爱呀。我就在台上观望着,时不时再在不同方向洒一些鱼食,它们也跟着洒下的食物改变着方向,像是一群在池水中舞动的精灵,而我一个人在台上窃喜。
溜达一个小时,怡然自得,回家就寝。


【昨日更鼓】



==================== ­


想象着那年春暖, ­


你坐在支呀的藤椅上 ­


慵懒地打着盹, ­


双袖笼中, ­


头顶一片昏黄古朴的天, ­


散散淡淡地一抬头, ­


沧桑的面庞上 ­


隐约着当年绝代的风华, ­


只是愈发道古仙风, ­


从容温雅。 ­


===================== ­


===================== ­


“那年的我已不再是孩子, ­


尘世中一粒笨拙的沙” ­


为蜕变成所谓真金 ­


痛苦地磨砺着自己, ­


磨去了纯质的棱角, ­


所剩的锋芒  ­


都隐藏在了你深邃的袖筒中, ­


“所以我依旧爱着你, ­


等着你遣返我儿时的心。” ­


===================== ­


十年前写的心事。








-----------------------------------




明叔。情到深处便无言。
我已不再是那个不解风情的少年。
红尘初见,一眼万年。




又是人间四月天,生日快乐!








【心海潮音】




花开在眼前


已经开了很多很多遍


每次我总是泪流满面


像一个不解风情的少年


花开在眼前


我们一起走过了从前


每次我总是写下诗篇


让大风唱出莫名的思念




不知道爱你在哪一天


不知道爱你从哪一年


不知道爱你是谁的诺言


不知道爱你有没有变




只知道花开在眼前


只知道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我痴恋着你被岁月追逐的容颜






--花开在眼前。韩磊。



© 冷春的流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