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hear me
请听见我
在这里

And hear me
让我诉说
我的心

Catherina_C

Sam.

我也在经历着你曾经的过程。
也许,命运的游戏是让我们在彼此熟识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又不断上演各自相似的片段,这有了触动,有了回忆,这样去惩罚曾经不知沧海难为水的无知和轻率。

但现实的公平是它从不放过任何机会的一往直前,不给任何回头的机会。我也从来不信,回头是岸。


Sam.我看了你很早之前写给我的书信,那几封未读邮件一直躺在邮箱里。原谅我不回复你,有些事情,结束的,就让它安息。你应该会说我如此狠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会如此,一直归结于自我懦弱和自我逃避。直到后来遇到了相似经历,那种没有了爱的感觉,再付出也是枉然。这命运赤裸裸的回击,一边流泪,一边感谢。觉得这样的停止,虽然残忍,但是果决。感情里最怕就是纠缠不清的关系了,起码我是。

我早已从博客大巴中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这个不对朋友公开的博客。你那天的留言让我很惊讶。我向来不爱别人打扰私人空间,特别是熟悉的人。所以把你拉黑了。抱歉,这是我怪癖,也被我妈说过好多次。我改了。也不断的在现实中打磨自己棱角突兀的个性,可能这是一种成长的,也是我曾经很不屑的妥协。你知道的,我喜欢孤独。即使置身热闹之中。

我承认,我会在远远关注着你。毕竟有了情感交集后是不容易随便消失在记忆里的,但不想融进你的世界里去。我们都是长情的人,才能知道真情需要珍惜。不打扰才是我能做的。过多纠缠只会平添更多苦痛的印象。顺其自然就好。


愿,理解。
祝君安好。

【心海潮音】

夜赏黄菊灯如昼,西湖处处泛歌声。

昨天是17年秋季的最后一天,不知哪起的兴致,准备去西湖散散步。也听说,那里菊展开始了。

穿着夏末时节的吊带连衣裙,外搭一件杏色偏白的及膝风衣,头发散淡的披在肩上,踏着黑色圆头漆皮平底鞋,走在沿西湖而修建的木栈道,听着陈建骐作曲的《继续-不》,迎面吹来夹杂着丹桂香甜的晚风,不冷,却有一丝丝微凉。在南国临海的小城市里,一点没有书上描写那般凛冽肃杀的深秋,反而,街边兀自热烈地绽放的丹桂,吐露着蕴藏已久的芬芳。

想起也是秋末最后一天,在高二已考卷纷飞的节奏里,M突然出现在我教室的门口,拉着我说,今天是江滨最后一天的菊展了,能陪我一起去吗。

M是一个娇小精致的姑娘。白皙如凝脂的肌肤,鹅蛋的小脸上嵌着琥珀色的眸子,就是梦里见过的那种,星辉斑斓。又似一汪秋天的深潭。而她的灵动和忧郁,都能折射在那波琥珀色里。热烈的笑,像是石头飞击水面过,漾出层层涟漪,沉默不语,眸子里波澜不惊,散淡清幽。那年的我正着迷中国古典诗词的遣词造句和表达情谊的缠绵缱绻,在一个下午课间,偶然的机遇下认识了她,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像是浓淡深浅的波墨山水画,不,应该是隐藏在画中款款向你走来的画中仙。她的气韵完全不同于我周围那些个姑娘。甚至,恍惚间,我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

放学迟,走到江滨已是暮色黄昏,借着残阳微光,让眼睛抓紧每朵花绽放的细节。人类的扑捉能力与生俱来,何况是扑捉的感官,对于美丽美好的事物天生就有追求的欲望。眼睛是最能捕获目标的利器。可惜那天的菊展花期已至阑珊,真的只剩昨日黄花的凄凉。没什么好看的。见她在一丛黄菊里伫立良久,像之前我们从学校一路走来,一路沉默。让我感到了压抑。走了过去,却不知道怎么打破缄默。

-“你喜欢什么样的秋菊?”

-“瘦”。

我以为她会说清高,孤傲或是和我一样心里是满城尽带黄金甲,一片金灿灿的热烈。这么简短的回答,没有下文。人比黄花瘦。江滨风大,吹起她民国式留海,我看见她微微低垂的睫毛和那波琥珀色秋潭,那波他甚是喜欢的深潭。像是马上要滴落出眼泪,却始终秋水无痕。确实令人怜惜。

斜阳沉尽,华灯初上,多留无意,准备离场。挥手告别时,欲语还休。后来高考结束,大家各自就消失在彼此视线里。

那天看见她转身的背影,有一句话我一直没说:

铜镜映无邪,扎马尾,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也许是所有小女生都想要的宠爱吧。





#夜赏秋菊


蟹爪菊的花瓣伸展的好肆无忌惮,又那么自由。旁边的粉红团簇的像贵妇一般的矜持和自敛。
有些色调就是让我蹿了臆想。不禁联想到来自地狱的曼珠沙华。
用ip6s拍的风景,总是在后期要被自己眼光引导做成一幅画。
最耐看的是黑白影像。除去一切色彩,只顾欣赏你纯粹的姿态。纷纷闹闹姿态和静如永固的色彩。
站在西湖某处桥上看对面左海的风景,建筑物倒映在泛着灯光的湖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夜间拍照,有些菊花的神韵很像曼殊沙华。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西湖处处泛歌声。
逛累了,走去大梦,那里在放电影《闻香识女人》。小时候看过片段,对那个瞎眼将军印象很深。
电影散场后,一个人走在游人散去后的青石板路上。捡到一朵败落的小花。“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昨日更鼓】

别有关
就两断
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
玩意儿别计算
懒得圆满
晚安

【心海潮音】




今天剪头发时候和总监说别剪半长不短的发型很丑,怕他不信,翻看过去自己半长不短的丑照给他看,结果找到好几张关于王先生的照片。真是一点都没想到云盘里会存着……还存着当时的地点和日期。

2016.3.18. 13:57。

想想在去年,在又没钱又没心没肺没感情的活着还到处欺负别人的我,能碰到一个样子有点傻傻的内心还是挺温存的对自己好一点在大半夜可以聊天在吃土的日子里慷慨解囊的长腿哥哥还是一件小确幸的事情。

不过他再也看不见我了😭
 估计他也不会想看到我。
我以前老欺负他,把气都撒在他身上。
所以后来他那样对我,真是很伤心的吧。

我总是记着好像欠了他一杯星巴克在冬天【赶紧忘了吧,乖~】


这张照片还是那天我死乞白赖拖着他陪我去吃好吃的,后来和母后大人讲起有个人可以陪我吃饭,她居然很激动的说,那就试试吧。我翻了一个大白眼:试试啥?我和他是哥们儿,是兄弟,你说的那个,打死我都不可能!

结果自己不幸中招。


一度在吃饭的时候就想哭,他再也不陪我了。


丘比特你把老子的箭➹还给我!

语言风格表现偏阳刚之气,被母后大人吐槽:
你男的女的啊!哪个男孩子会喜欢一个不会柔情的女孩啊!


对呀,我好久都不会有柔情了。
或者,不敢在真实的世界里温柔。

我隐匿在网络的秘密花园里,码着疏朗散落着的文字,是我的柔情,定格瞬间风景的照片,是我的柔情,品悦缱绻缠绵的音乐,是我的柔情。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可让别人窥视的后花园,里面种树种花,月朗风清。只有自己才能品味的到。能欣赏的人,在千里之外也能共赏风景,不懂的人,拖进心坎里也会灰飞烟灭。不是能强求的。有的人要慢慢才能走进那座花园的,因为他或者她,是愿意的。

她说,你把自己保护的太紧了。谁会有透视眼直接看见你的内在呢?


嗯。所以。我变了。




然而,我的头发还是被剪成了半长不短的样子了。


总监说,一切都会回到你想要的样子。因为这是个循环。







【昨日更鼓】

P.S. 拍照技术有限,长腿叔叔比照片还丑(Hao kan.)

大红的战袍,金黄的流苏,玄青的偃刀,雪白的骏马。


回望了一眼,将再也无法踏回的故乡,是伤痛,是不舍,还是义无反顾的勇敢与坚毅,从幽黑的眸底,缓缓流出。然后,扬鞭催马,取道而行。


你从我的青葱岁月里打马而过,踏过的红尘黄沙,卷起的木槿和杨花,纷飞漫天。穿过迷茫,穿越恐慌,穿越无尽的思念,你在我单薄的青春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 梦 · 桥段 】

© 冷春的流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