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hear me
请听见我
在这里

And hear me
让我诉说
我的心

没有感觉的。再努力也是无能为力。
我知道。可是我戒不掉。
思念一个人会上瘾,
即使和那个人无关。




我很努力,去尝试忘记。
可是经历过,投入过,能忘记,谈何容易。没有关系。我喜欢你,不及你喜欢自己。



- 46。

- 0+。

在认识的第一天,

我们交换了数字代码。

从没有这样和别人说过。



青春年少,一去不返。
在一个没有知道真像的世界。
隐藏真实的情感。


【沉迷文艺的影子】

我们翻看过往,有时不是代表现状的不安,只不过不愿将初衷湮没于时间风沙中。
可能涉世未深对我来说总是难得又美好的,这样才能保持一眼望穿错综复杂的能力。



岁月虽长,衣裳虽薄,但求她并非不快乐。

浮生浅浅,我独自行走在时光的路上。
凉风习习,真想停住此刻前行的脚步,只想单独留在那一刻。

仿佛是梦中才有的情景。一阵风拂过,脸庞还没来得及感受它的温柔,而路两旁的行道树上,那些闪着金光的生命,再也按捺不住,顷刻化为振翅纷飞的蝴蝶,追逐着风柔美的倩影,一路翩跹。
我徐徐前行在这一场纷飞落叶的雨中,那金色在夕阳柔光里闪耀着。平坦的柏油路被重新覆盖上了一层灰色,稳重又踏实。周围建筑物上清新的蓝,干净的白,仿佛是走进一个梦境:她穿行在一阵阵飘落的金色中,信步闲庭。孰不知有一道爱慕又安详的目光在不远处静静观望。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这样美丽的邂逅,实在令人难得。

我想,每一颗行道树都应是一位美丽的女子的化身。为了在最美的时刻,遇见心中盼望的那个人。静静伫立,等待。于是,春天新芽勃发出生机,夏天绿叶蓬长出繁密,秋天落叶飘落出洒脱,冬天木枝突兀出虬劲。
四季变幻的四美。
可惜,没谁能够停下匆匆脚步去欣赏她,因为以为那只不过是平淡无奇的行道树。
败落,似乎是她心力交瘁的发迹。每一片落叶,都像一声轻叹,发端与行人离去之际的匆匆背影。

金色的落叶又掠过耳际,凉风撩动发梢,把我的梦境牵扯的一丝一缕,渐渐散去。我也真想在我最美的时刻遇见你,但人与人的邂逅存在着机缘。真的要在佛前苦求五百年吗?
退出梦境,走到这条路的尽头,不经意回首,曾经走过的那段路,又飘洒着金色的“雨”。萧萧落木,在我看来并不是肃杀或凄凉,那最多不过是树木逐渐要凋零的心,空气浮动的淡淡的惆怅,哀而不伤。

曾经一遍遍从熟悉的路径走过,从来都麻木无视的走过。
今天。
爱上一条街。

 

 

 

 

由于意识到版权的重要性。在此申明是作者原创。于2010年首发在博客大巴上的文章。后期制作成音频发布在喜马拉雅和公众号DiamondreaM大梦 上面。博客大巴关停了。移至此。

唉,我其他的文章都消失在过往了。。。


http://www.blogbus.com/13467988520aboutcsl-logs/84819952.html  

 

永夜听昼眠

 

慵懒的天气。慵懒的穿衣。慵懒的呼吸。
慵懒的阴天,飘下了丝丝细雨。恍如隔世的思念。我坐在这里,看着天空的层云,像厚厚的堆砌着的思念。


放假了。有着大把的时光如流水一般,随手搅乱潺潺流去的光影。如同夏日里忽降的暴雨。终于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了。哪里都不去,和自己呆在一起。看着猫咪蜷缩在脚边,眼里透出温柔的光。猫咪总是这样,不紧不慢的走在自己的时间里。不理会任何人的安排。
喝一杯清水。水在玻璃杯里优雅的睡了。干净被玻璃的透明暴露得不留余地。喜欢用玻璃的杯子喝水,在透明的杯子里,什么都可以看见。安静或是灵动,是水,也可以是人。退却了浮躁,被时间浸泡的松而不散,摊开了身子,像一张大网,包下一切纷繁,容下一切尘埃。安静却是丰富。因为透明,万物可以被看的很清,很轻。而被搅动的光影带起了自身的翩跹,折射了五彩,未看见时光摧残的衰老,而是照样的翩跹。要是有水般的内心,该是何等的美好。清澈,洗去了繁杂,便可以身轻如燕,翔游于三尺的天地间。将清水注入玻璃杯里,看见倾泻而下水柱,蹦起的水珠儿跳跃的活泼,看见它最后的沉寂。我持着杯子,隔着一杯水看透你眉宇的沉浮。


春梦觉来心自紧,往事般般应。


无意间听到一首歌《浮生未歇》。是翻唱中岛美嘉的《樱花色飞舞》。很喜欢中文版的这个标题。浮生未歇。浮生,字典里解释是空虚不实的人生。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生真是一个短暂虚幻的梦境。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庄子是这样认为的,于是他看见了一只蝴蝶叼着他的梦飞入了他的人生里。庄生化蝶,蝴蝶也是一种美丽的梦幻,因为它的华丽,因为它的轻盈,因为它突然出现又不注意的时候消失。若隐若现。浮生如梦,梦似蝴蝶。而有一种情感也若蝴蝶般缠绵缱绻。可以只为一句承诺而双双化蝶。但美好的结局总归是无法真正表达诗人那种情怀。古代的诗人总是要写出悲剧的结尾让人回味细品。浮生未歇,留有余地。


不如就此相忘于尘世间,今夜无风无月星河天悬。听罢笛声绕云烟,看却花谢离恨天。再相见,方知浮生未歇。

谁家的清笛渐响渐远,想过浮生多少年。谁家唱断了锦瑟丝弦,徒留西风冷楼阙。


那些风花雪月的美好和物是人非的无奈,林林总总,都装点了若梦似的浮生。

 


慵懒的阴天,风也缓缓的吹拂过我的脸。猫咪依然蜷缩在脚边,手边的玻璃杯,清水依然优雅的睡着。看着厚厚的层云。闭上眼。永夜听昼眠。

 

 

这篇是我在2011年高三暑假写的一篇文章,首发在博客大巴上

http:// www.blogbus.com/13467988520aboutcsl-logs/147883661.html

由于博客大巴关停,文章被转发到其他网页下,在此声明是作者原创。

以后选博客要找后台稳定且保护版权的发表。

那天傍晚在大夢書屋裡,終於刪了他的微信。然後埋頭複習。中途休息,我心裡突然有種強烈預感會遇見他。心煩意亂,不戴眼鏡打算到對面西湖散散步。出門后看見一個身形很像他的男孩站在街對面。我居然楞楞的看了許久,被一個要拍風景的女孩子叫醒了。無聚焦的瞳孔看什麼都是迷離的,很美。在西湖裡繼續迷路。走到一段木棧道,看見天邊的勾月像鎖骨上的吊墜,決定拍下來,手機也不好聚焦,在那裡拍了十分鐘。終於抓住我想要的畫面。好的東西就需要時間的培養,要走時才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站了好幾位大爺也在拍…走走停停,經過上次和他拍照的地方,曾經說過的話,他唱跑調的那段《紅豆》,可愛的樣子,記憶又無所顧忌的跳出來。只是這次沒有惋惜也沒有期望,低頭微笑,淡淡略去。沒有走不出的彎,只有走不完的路。最後還是回到了大夢書屋。進門後從前台寄存處拿回東西,戴上眼鏡的一剎那,我又看見一個相似的身影,低著頭在書櫃前徘徊。沒多在意,準備上二樓衛生間,站在樓梯口卻忍不住又望了望這個人。很像,但可能真不是。二樓在開民謠音樂會,我穿過人群,看見原來一個同事也站在那裡。小驚喜的拍了他一下,問他怎麼不帶自己女朋友一道前來。他說,和他一起來的,他就在樓下。
那一刻,之前的那種感覺應驗了。
---《斷橋依舊在·回眸那一眼》

© 冷春的流火 | Powered by LOFTER